当前位置:主页 > L会生活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发布时间:2020-05-29作者: 阅读:(979)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文/ 希拉莉‧雅各‧亨德尔(Hilary Jacobs Hendel,专业心理治疗师)

译/ 林丽冠

想像自己「重回创伤」,有助于解决旧情绪


那天下午,是我们谘商已经大约两年的时候,马里奥走进办公室,睁大蓝色眼睛,并热切地微笑。


「我们开始的时候,你可以留意自己在这一刻感觉如何吗?」他正向地点了点头。


「很好!那幺,察觉你自己脖子以下的部分,并开始逐一注意你意识到的情绪,以及你在身体上如何感觉这些情绪,记住,我们只是以对自己同情和好奇的态度来注意。尽量避免批判你注意到的事物。」他告诉我,他注意到焦虑。现在我可以看到他眼中反射出一些痛苦。


「你觉得它在身体的哪里?」


他指着心脏地带。


「你能描述一下你意识到什幺吗?这个区域有多大?它像石头一样坚固,还是像气球一样空洞?你感觉到什幺?持续接受任何说出来的言词,相信你的直觉。」我缓缓而轻柔地说。


他停了大约一分钟。


他说:「它有这幺大,而且是圆的。」他用双手表达他所感觉到的东西,手举到胸部比划出一个约有蜜香瓜大小的圆圈。


「它有颜色吗?」我问。


「它是黑色的。」他说。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马里奥能清楚意识到心中的焦虑如同黑色的圆圈。(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我问:「我们能找到一种方法,和这种感觉上很安全的圆形黑色经验待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我们可以吗?」他笑着问道。


马里奥很有幽默感。他在逗我。我们一起建立了信任和安全。我们的关係已经使他有信心去探索一些艰难的地方。


「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慢慢来,并且保持联繫,这样的话,如果有任何东西感觉上太过头,就可以停下来。」他点了点头。


我引导他:「你能察觉到这个黑色圆形的东西,并且注意到你与它的相对位置吗?」


「我看到一个巨大的洞穴,我距离边缘约三公尺。」


「做得太好了,你能不能靠近一点,这样你就可以好好观察它?」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心理治疗很需要治疗师与案主之间建立的信任感。(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我认为黑洞是创伤经验的身体感觉,在创伤发生时,创伤经验太过巨大,以至于头脑陷入黑暗(隐喻),无法加以处理。当一个事件引起如此多的冲突和压倒性的情绪,造成头脑不能整合和理解时,黑洞往往就此形成。我的工作是与患者连结,让他能够放心探索黑洞,并让冲突和情绪变得可容忍,因而可以处理。


儘管我们小时候不能理解创伤经验,但是长大成人后,可以用新的方式来理解。在马里奥的情况中,我的希望是,如果我们能够安全地探索这个黑洞,将有助于缓解他的忧郁情绪。探索黑洞中有什幺东西,常常能使我们透过大脑的记忆网络回到原始创伤的场景,例如,我们可以经由想像用手电筒来照亮黑洞,看看里面有什幺。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治疗师协助案主,安全地探索心里的黑洞,将有助于缓解忧郁情绪。(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我很害怕走近;我很害怕自己会掉进去。」他说。


「什幺东西会让你感觉比较安全?如果你想像我们都握着同一条绳子,而且我会紧紧抓住绳子,以防你靠近洞口时掉下去呢?」我建议。


「不行,」他说:「你不够强壮!」


「你需要什幺才会感觉安全?你能想像一下吗?」


「一棵树干粗大的老树,把绳子绑在树上,然后你握住绳子。」他确切知道自己需要什幺。


「好主意!」我说。


只要我们进入了这种情绪、实体和想像(使用图像)的场景,头脑就能想出有助于疗癒的解决方案。大脑会对幻想产生像是实际发生事件时的反应,这可能对心理治疗中的疗癒具有重大意涵。例如,我可以藉此引导患者想像对行凶者反击,或者逃离原本会造成创伤的攻击。想像力可以引起一种内在的安慰感,就好像事情真的那样发生。


我们可能理智上知道自己熬过创伤,情绪上却不知道。除非我们的情绪大脑感到安全,否则它将继续引发我们的身体进入「战或逃」,以及造成痛苦的冻结状态。情绪大脑知道真正的危险已经结束,当旧情绪获得处理,而我们的个人过往没有间隙或空白时,就已安然无恙。


创伤变成记忆:「我曾发生这样的事,但现在已经结束了。」马里奥走到洞边看了看,但什幺也看不见。洞是漆黑的。他知道自己被我牢牢抓紧,而我被牢牢地绑在一棵大树上,所以我问他,是否愿意进洞里看看。


他愿意试试。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治疗师协助案主,安全地探索心里的黑洞,将有助于缓解忧郁情绪。(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马里奥稳步前进。他想像有一支手电筒,所以他可以看到洞里有什幺。他儿时家里的东西自动旋转起来,就好像他处在一个龙捲风里一样。突然间,令我颇感惊讶的是,他降落到地上。


「我在地下室,我父亲在打我哥哥!」我们经常谈论这个记忆,但是他从未以这种真实的方式经历它,在这个记忆中,情绪和感觉伴随着他脑中的影像。我之前从不曾和一个降落在自身创伤发生现场的人一起走进黑洞。


他哭了。


我对于发生这幺强烈的情况有些害怕。我回想起我的基本创伤训练。如果患者一脚踏进现在,另一方面则在经历过去时,这位病患可以处理创伤。我查看他。


「你的一部分还在我身边吗?」


「是的。」他说。


「好,你现在在地下室看到自己,感觉如何?」


「我很害怕,我很害怕,我想逃跑。」


我们已经接触他的恐惧,也就是受阻碍的核心情绪。接下来,我想引出恐惧的适应性冲动,亦即最初受阻碍的冲动。

*本文摘录自《不只是忧郁:心理治疗师教你面对情绪根源,告别忧郁,释放压力》

身心受创后「记忆自动锁死」

译者:林丽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