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生活的 >你是否也有移居梦?换个城市过熟年慢活日子 >

你是否也有移居梦?换个城市过熟年慢活日子

发布时间:2020-06-18作者: 阅读:(789)

你是否也有移居梦?换个城市过熟年慢活日子

镇日埋首工作的中壮族群,背负着家庭与社会责任的双重压力,能够行有余力擘划退休生活者实数难得,除了跟时间竞赛,还要面临「还没开始掌握世界,却连自己的健康都掌握不了」的风险。

「之前有一个知名电子公司的人事主管,刚搬到这里(台东鹿野乡龙田村)时,那个气色喔……」退休教师李元和谈起这位邻居初见面的印象不禁摇摇头,笑说当时只能用「形容枯槁」来比拟;移居到花东的人,很多是抱持着「生活不应该只有这样」的想法,希望可以扭转下半场人生。

翻转生活的信念,其实早在一九八九年,彼得‧梅尔着作的《山居岁月》引起一阵人文反思,九七年席捲台湾书市,许多人羡慕他在南法乡间的惬意生活,然而经过亚洲金融风暴、网路泡沫化、○八年金融海啸后,「慢活」的价值被看见,加上岛内交通网更为便利,重视生活品质的风潮吹起,岛内移民,是一种生活价值的重新选择。

漫画家鱼夫乐畅台南 半退休减速慢活

你是否也有移居梦?换个城市过熟年慢活日子

本名林奎佑的鱼夫,五年级的民众对他必不陌生,早在政党未轮替以前,他就以讽刺漫画刊登于报纸而声名大噪。

一九六○年出生于屏东,从唸大学开始,工作、生活重心都在台北,曾任《中国时报》和《自立晚报》记者,由于关心政事与热爱漫画,一九八九年获吴舜文首届漫画类新闻奖,尔后,先后历练于各大无线媒体、三立电视台总监等,在厌倦电视政论性节目后,辞去电视台总监职务,后来自创公司,出任总监、华视执行董事、弘光大学特聘教授等至今。

鱼夫的媒体资历丰富,但在他即将年届半百之初,却开始反思往后的人生是否仍有翻转的可能?

四十八岁时,毅然决定放下台北的一切,和太太迁居至台南,从台南女婿转变为台南市民,至今已逾七年。「人的一生,有如行驶高速公路,正常时高速行驶,不容许回头,在尖峰时期却也会塞车,然而,下了交流道,就能看见不一样的风景。

如今时候到了,不想再继续疾驶,更不想塞在高速公路上,因此,我下交流道了。」鱼夫对自己的抉择做出具有临场感的描述。

选择台南不只因自己是台南女婿,鱼夫还表示,府城文化厚度够,天灾少、医疗资源也有成大、奇美医院等,相较于台北、台中、高雄等城市,台南市区天气也没那幺燥热,市区小小的,骑个车就到。

同时,他认为:「年纪大了要住城市,城市生活机能好,不要想住偏乡,不要浪漫地想安安静静过生活,这是现实问题,纵然偏乡空气好,但交通、医疗资源、社群活动不及城市,人需要群居,老了更是,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作义工,从事社区活动,让自己有能力付出,不可成为老孤独。」

卓铭榜中年转业 到三义开创第二人生

你是否也有移居梦?换个城市过熟年慢活日子

卓也小屋的主人卓铭榜,本业是景观工程,在他四十二岁的那年,做出人生重大的决定,从家乡台中大安迁居到苗栗三义,转行做休闲农业,捲起袖子、拿起工具,亲手打造这里的环境,开创中年后的第二人生。

卓榜铭坦言:「我是在一个很不好的状况下,移居到这里。」因工作关係常常要跟业主去应酬,但实际上是去花天酒地,忽略了家庭,也因此婚姻亮起了红灯,夫妻关係降到冰点,差点以离婚作为收场,「但我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不想就这样失去家庭,最好的方式就是脱离当下环境,才能真正去改变生活,」卓铭榜带着这样的信念,捨弃工作上的成就、老闆身段和世俗诱惑,离开从小生活习惯的环境,到三义从头开始,就是为了要重拾家庭和乐。

问及为何选择三义而不选择其他城市当作移居地?卓铭榜笑说,年轻时就经常到三义游玩,刚好在那段人生的低潮的时候,有位友人介绍这块目前卓也小屋的所在地,当时看到这片山林地未经任何的开垦与利用,就深深地被吸引,但后来因地主开价太高只好作罢,数个月后又来到这里散步,在路途中捡到一只猫头鹰的幼鸟,令两人惊奇不已,心想:「这里的生态环境也太好了,无论如何都要买下这块土地!」也因这样的机缘,卓铭榜夫妻俩买下这一块有猫头鹰栖息的土地,并陆续投入资金,经营卓也小屋。

面对这片丰富自然生态的土地,卓铭榜当初在筹建卓也小屋时,为了不破坏原有生态,就依照地形闢建一区一区的房舍,且利用许多回收物(如门窗、窗框等)当作建材,构筑出民宿房间、餐厅等空间,特别的是这些建材多数腐烂后还能再回归大自然。

蝴蝶复育推手李元和 到龙田实践生活

你是否也有移居梦?换个城市过熟年慢活日子

沏上一壶无毒菊花茶,李元和在台东的「心」生活随花茶清甜有韵的芬芳蔓延开来。「在台北过得就是上班、下班单调重複的生活,家里的活动如果太大声,还会吵到邻居。」李元和谈起北部人口过度集中的生活环境,仍微微蹙眉:「虽然台北机会多,但我没有想要赚大钱,而且住台北太没有自己的空间了!」

问起为什幺不考虑故乡?他的想法在当时可算是相当先进:「以前在乡里间做什幺都会有人『指点』,非常不自由,而且还有婚丧喜庆要应酬!」身为苗栗通霄人,他选择台东而未回故里,由于在家乡他们家是望族,加上四十多年前民风保守,对于李元和这样淡泊名利的性格和想法,恐难接受。

落脚台东则是既定的缘份。蜜月时妻子的皮包遗落在火车上,等两人惊觉折返车站时,巡车员文风不动地将皮包返回,并且分毫不差,让在岛内一番走踏的他们,感动于台东的淳朴就此生根。

「资本主义讲效率,过度竞争,我认为慢活才是人生的价值。人常常经历了春耕、夏耘就直接跳到冬藏,迈向死亡,都还没有享受秋收的喜悦,就仓促地走向晚年。」对李元和来说,这悖离了生活的意义。由于过去的移民经验,使得李元和的家像个小型的移民谘询站,他很欢迎新移民拜访,也愿意提供协助,他向我们透露,他有一块地,想要打造成生态园区,共构一个能够「共食、共活」的场域,「我希望可以选择有对环境有共同理念的『室友』一起来住。」他在龙田一直是友善农业的支持者之一,「想想看,现在大力推动观光,但是游客骑脚踏车行经农地,若还是继续洒农药,这样不也只做了一半吗?」未来他希望能在自己的土地上,规划一个更大的蝴蝶花园,结合朴门菜园的概念,让生活更健康。

听着李元和的移民经,还有社区营造进进退退的历程,或许生活对他们而言,就因为一退一进,才能真正让生活结出有机的稻穗。

龙田给这群移民的生活再教育,或许就是学着不要什幺,因而得到一份自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