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生活的 >跨越疾病的亲子关係 >

跨越疾病的亲子关係

发布时间:2020-05-29作者: 阅读:(972)

跨越疾病的亲子关係

我们每个人都难免受到疾病的侵扰,每个家庭也难以逃脱家人生病的困境,这是一项让我们学习照顾家人、珍惜健康的功课,也让我们在省思自由与责任间的冲突后,真实地面对自己。

疾病也可以是个礼物,它提醒我们把握机会,让人生没有遗憾。─利翠珊,辅仁大学儿童与家庭学系教授。

这是辅大教授利翠珊为心灵工坊出版的《爱的功课,治疗师、病人及家属的故事》一书所写的推荐序中的一段文字。在序中,她分享了自己父亲罹患淋巴癌之后,对家庭和家人造成的冲击,以及疾病是如何改变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关係。文末,她祈愿那些正和疾病搏斗的病人及家属,都能学会与他人共处,与疾病共存。

这是一份爱的功课

诚如利翠珊所言,我们每个人都难免受到疾病的侵扰,每个家庭也难以逃脱家人生病的困境。在那种时刻,我们或许恐惧、愤怒、孤独、绝望,但是透过家人彼此间的连结和专业人员的协助,我们也可以无惧地接受自己和家人的弱点,展开一种新的学习。这是一份爱的功课。

文化大学大传系助理教授赖祥蔚也有类似的经验。正确地说,他正在经历这份爱的功课。母亲生病之前,他用功地念了几年书,从大学一路念到博士班,工作上的表现也很优秀,除了在大学担任教职,在报章杂誌展现文采,他也接下行政工作,在专心照顾母亲之前,他是文化大学公关室主任。

母亲生病之后,赖祥蔚经由和母亲的相处,重新审视自己三十二年来的人生路程,有省思,也有行动。与其说母亲的病是一份上天给的礼物,他倒觉得,这是一个人生的教训。

他意识到,自己出社会后全心投入职场,忙于追逐事业成就,甚至为了完成手上工作,曾经在办公室里连续度过三天两夜。在上司的重用下,整天心里想的,除了工作还是工作,陪在母亲身边的时间愈来愈少,相见场景都是在饭桌上。直到母亲生了那场病。

母亲生病后,她原本健康的身躯忽然衰弱了,他才发现自己没弄懂人活着的目的,竟在不知不觉间以工作为生活重心。他讶异工作到底给了他什幺,竟致忽略母亲。工作不怕没有,母亲却一年比一年衰老,不会一直等在那里。

有好几个月,赖祥蔚尽量请假陪母亲到医院进行检查。整个检查的过程都很不舒服,有扎了痛人的粗孔针筒,还得灌显影剂和切片,叫人看了不忍。母亲不想继续,但是老人家的身体已受不了病魔折磨,右半边的膀子一直痠痛,身体整天冒冷汗,他只能吞下泪水劝她检查。没想到,母亲得的是肺癌。

知道结果以后,儘管人在办公室,赖祥蔚的心思总是牵挂着母亲,想着她身体痠痛的情况?住院时会不会无聊?今天心情好不好?午餐菜色营养吗?能不能吃得下?他在国中时代就没了父亲,实在无法想像失去母亲。

那一刻,工作成就完全失去意义。他辞去学校的主管职务,希望多点时间留在妈妈身边。原本癌症医疗的费用惊人,已拖垮过许多家庭,好在健保分担了大笔开销,让他没有后顾之忧,也不必担心因调职而减薪。

为了进行化学治疗,母亲必须躺在病床上打点滴,一次二十几个小时。两手很快就沦陷在粗孔针头扎过的痕迹中。手腕扎满了,手背也不能免。老人家血管细薄,化疗之后管壁脆化,有时要扎上几分钟。看着针头在母亲皮肉上一次次来回穿刺,鼻酸的感觉蔓延到胸口。没多久,原本浓密的头髮一根根掉落,四处飘零。

这场病,让赖祥蔚有了和母亲最亲密的接触。他照顾她的身体,触碰她的心灵,他对于疾病的本身有更多了解,也体会到健康是多幺宝贵。陪伴母亲谈心,分享彼此记忆,不知不觉间成了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这时他才发现:活了三十几年,还不曾真正用心去认识母亲。

母亲就是母亲,需要认识吗?当然需要,只是过去他忽略了。空有高学历,看过无数书籍,却没有好好阅读母亲的人生游记。在他还不明白的时候,父亲已先带走了心里的秘密。如今长大学成,开始知道用心去认识身旁的伴侣、认真去认识职场上的上司与劲敌,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人是母亲,也忘记了她心里的秘密。

现在他有机会,陪着母亲谈起人生经历。这些经历以往母亲从没有机会说起,却也从来未曾忘记。当年的点点滴滴一直埋藏着,沉澱在心底,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抚平。直到这时,病痛缠身,老人家心里的委屈才又浮起。

病床旁的谈心时光,让他得以重新认识母亲,重新体会童年,也重新了解自己。从此以后,拨出时间陪伴母亲成了他最重要的事情。这个暑假,他没有一天不在母亲身边,比起上班的认真,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母亲,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呼唤住在不远处的儿子来陪伴她。母亲老了、病了,从一个强者变成了万事都需依赖他。在他的心里,这是一份甜蜜的负荷,想起以往总是把最多的时间献给工作,剩余的时间留给自己,却遗忘了母亲,他庆幸自己早日省悟。

在自由与责任间找到平衡点

东吴大学心理系副教授张本圣指出,疾病本身是危机也是转机,重点在于,如何化危机为转机。

如果说,面对亲人的疾病,有什幺因应的共同準则,简而言之,如何在自由与责任间找到平衡点是最大的关键。自由是为了自己,责任是对父母。

当一个人面临父母生病的状况时,他还是要拥有自己,要适当发展自己,另一方面,兼顾到照顾父母亲,同时协调平衡自己的生活。这是最需要把握的原则。

张本圣举一个实际的例子,说明如何适当付出、如何利用外在资源,例如菲佣。其实谈到台湾的老人照顾,菲佣和看护都扮演了不可磨灭的角色,这些角色如何和自己互相配合,是在求取自由与责任平衡时,可以参考的方式。

面临重大疾病的冲击,任谁都会一时慌了手脚。在历经错愕和尝试终致回归平稳生活的过程中,疾病究竟可以为亲子之间,创造哪些正面的价值?张本圣认为,那绝对是让自己更知道如何去关怀一个人,如何去了解一个人。这一点,他并不是喊喊教条式的口号罢了。其实他有亲身体验。

张本圣的母亲在三年前中风,接着而来的,是一系列的毛病。他自己是专业人士,对他而言,这是重新安排整个家族以及自己生活的一次考验,如今回头看,这场疾病,让他更知道如何和一个老人相处,而能让彼此都处在比较快乐的状态。

透过母亲的病,张本圣学到的第一件事是,一定要请一个看护来照顾妈妈,不然生活会被打乱。请人照顾,不是就此放掉妈妈,把妈妈丢给看护。他在朋友及自己身上得到的经验是:对看护待之以礼,她就变成是我们一部分的延伸,她对我们父母亲的照顾更会好,这样双方都能得到平衡,我们也可以做自己的事,而不会变成我们在牺牲自己,也不致产生罪恶感。

至于我们对妈妈的照顾,将转化到另一个层次、另一种形式。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发展自己,所以我们面对妈妈时,心情是快乐的;所以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品质是好的。张本圣学到的是,以前他可能都忙于工作,比较少想到如何照顾妈妈,母亲刚生病时,他曾经有连续半个月因为照顾妈妈而没睡什幺觉的经验,结果睡眠不佳,工作品质也变差了,这样的他面对妈妈时,妈妈也看不下去。他的母亲对他说:儿子啊,我把你弄得那幺苦,你有没有办法,乾脆让我安乐死?「那句话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震撼。那时候我才注意到,啊,我自己学这一行,我应该调整自由与责任。当我快乐,我的妈妈才可能真的快乐,当我处在痛苦的状态,一个被照顾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在增加子女的负担,是个累赘,会认为自己完全没用。」

「你问我学到什幺?最主要的是,我学到要让我妈妈和我都觉得,那不是一个很大的负担。问题不在妈妈,而在那个疾病造成的状况,我们是共同处理那个状况。」张本圣说。

「因为她自己知道,她是愈来愈不行了。她知道,以前她是一个很好的贡献者,现在她变成一个累赘。她自己可能会有这种心态──当然别人都会安慰她说,唉呀,妳年纪这幺大了,应该要享福;又或者,别人会说,妳看,谁谁谁都愈来愈好了…之类的。但是病人的心里都明白,不管是癌症、中风还是老年失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一直在往下走。」

张本圣强调,即使是往下走,还是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功能。他自己就是这样对待母亲的。「任何时候我都要让她的功能发挥到最好的状态,不管是走路、吃饭、吃药,能让她做的一定让她做。当她做到那个部分,我们会鼓励她、讚美她说,妈,妳看,妳这样做真好,妳都很能够照顾自己,别人假如在妳这个状况,不见得能做那幺好。我们会让她看到她的功能,她自己也会觉得不错。」

和许多其他子女一样,张本圣也经历过至亲生病的自责内疚阶段。「妈妈中风前一天,我打电话给她,听她的情形,我觉得只是感冒。她说她头昏、不太舒服,我告诉她,妈,那妳要注意喔,一定要看医师,感冒药要好好吃喔。」结果第二天,母亲中风了。当时非常懊悔、非常自责、非常沮丧。觉得,唉,怎幺会这样?我怎幺会那幺没有警觉?我一直想,假如我早发现,就不会这样了。不过这是一定会有的过程,我后来看了一些书,知道这是必然的情绪,重点是,懊恼没用,我们只能往前看,看怎幺样让双方更好。」

如同许多亲子在疾病中更加亲密一样,张本圣同意,在经历疾病的过程中,生病的人,或许身体每下愈况,但是彼此间的情感,却是渐入佳境。在与疾病共处的时光中,家人之间「享受」了彼此和疾病「共生」的日子,而非「共死」。

以《蛋白质女孩》、《61x57》等作品走红两岸三地的华人新生代作家王文华,在2002年的12月17日,他生日当天,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的生日礼物」,许多人看过之后,都深受感动。他写的,正是透过疾病而重新审视再次确认的父子亲情。文章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每个人,在每个人生阶段,都可以忙一百件事情,而因为在忙那些事情而从自己真正的人生中缺席。他可以告诉朋友:「我爸爸过世前那几年我没有陪他,因为我在忙这个、忙那个。」我相信每个人的讲法都会合逻辑,大家听完后不会有人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但人生最难的不是怎幺跟社会交代,而是怎幺面对自己。爸爸在二○○○年的十二月十七日过世,两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收到他送我的礼物。

王文华有他父亲送给他的一份终生难忘的礼物,我们每个人也都有。赖祥蔚在他辞去文化大学公关室主任的时候,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给他的同事,他说,希望大家都能在父母的有生之年,特别是父母都健康的时候,把握和他们相处的时光。珍惜这一份爱的礼物、做好这爱的功课。后来他收到不少回信,许多人告诉他,不是不想做,而是工作太忙做不到。如果王文华有机会可以再选一遍,不知道如今的他,是不是也会因为忙着工作忙着谈恋爱忙着成就自己而放弃了和挚爱的父亲最后的相处时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