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D生活播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发布时间:2020-06-11作者: 阅读:(533)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中国国民党蒋家政权假造余登发匪谍案之后,先镇后暴炮製美丽岛事件之前,台湾的政治气氛既紧绷又诡谲。在舆论方面,虽然将一年前停止的杂誌登记作有限度开放,但是,蒋政权对于新闻言论控制依旧丝毫都没有放鬆。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当时有一份高举突破「报禁」大纛的地下报纸《潮流》,声称要「向公然违宪三十年的『报禁』政策和歪曲的舆论报导表示强烈抗议」,有如平地一声雷般地冒出来,不但惹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而且也遭到中国国民党政权粗鲁地加以遏杀,并逮捕了两名与《潮流》有关的人士。

对于这份地下报纸及其掀起的事件,台湾解除戒严之后出生的一代恐怕少有人知道,其实,它在台湾新闻自由史上是不能被遗漏的一页,当年的党外民主运动是靠着发行杂誌突破言论自由的桎梏,因此,地下报纸的发行是真正突破性创新的运动媒介。

《潮流》只是一张八开大的小型手抄油印报纸,1979 年四月二十七日发行第一号,标榜的是「最原始的报纸,反映最纯真的民意」。是由时任《台湾日报》採访主管的吴哲朗,以及当年在《中国时报》主跑台湾省议会新闻的记者陈婉真合办,共同负责採访、编缮与发行的工作。吴因《台湾日报》被蒋政权的国防部强权介入收购而离开,陈则是看透政治丑陋面及对新闻专业感到失望而辞离《中国时报》。

台湾省议会是国会全面改选及民主化之前台湾政治舞台热度最高的中心,他们决定以省议会作为《潮流》报导的重心,「报导省议会真相,打破新闻界对党外消息的封锁」,在省议会开会期间每天出刊一张两面,休会期间则不定期出刊。到 1979 年八月七日遭中国国民党政权遏杀为止,总共出版 46 期、维持了 103 天。

《潮流》一出版就造成轰动,全台各地掀起抢阅风潮,洛阳纸贵,由于该由印报印量有限,因此,抢到的人就会自行影印送人。对于这一份专门突破新闻封锁的地下报纸,中国国民党政权儘管头疼痛恨,却也没有很快採取对付的行动。

到了 1979 年五月十七日,《潮流》出版14期后,中国国民党政权才在省议会发动「围剿行动」。首先由当时的中国国民籍省议员黄国展、祝画澄、苏顺国、苗素芳等人,在省议会大会期间正进行审查预算时,奉命展开行动大肆抨击《潮流》,要求台湾省政府新闻处从严取缔。时任议长的蔡鸿文裁定将《潮流》送有关单位处理。这是台湾省议会继二年前围剿许信良(时任省议员)所写的《风雨之声》后,另一次在省议会的政治风波。

隔天,台中县政府果然奉命採取查扣《潮流》的行动。但因《潮流》无畏查扣而继续按时出刊,中国国民党政权非常愤怒,要求黄国展、苏顺国等人加强力道追剿,指责省新闻处长赵守博取缔不力。

六月一日,党外省议员张俊宏对新闻处取缔的作法提出强烈反击,与赵守博在省议会激辩三十分钟。陈婉真更在《潮流》第二十四期为文要求「请先扣押违宪的出版法规」。

《潮流》在民间狂传的风潮更为炙热之后,中国国民党党务系统的文宣单位也发行一份名为『爱国报』的地下刊物,内容专以对抗《潮流》为主轴,竟然没有注明发行人及发行地点,成了被嘲笑为「无卵鸡」的黑函。

省议会轮由党外省议员总质询期间,发生了军队进入省议会进行演习的事件,引起党外省议员的猛烈砲轰;次日,所有党营、官营、军营的报纸都指责党外省议员,不应该怀疑「不容置疑」的国军。后来,张俊宏曾为此事着书《大军压境》,指出「罗马的伟大在于军队不越过泰伯河」。

《潮流》为了呈现整个事件的真相,在七月间,将六月二十一日林义雄、张俊宏与林洋港对话的省政总质询录音拷贝五百份,并将对话整理为小册子出版三千册,以反击报纸断章取义、歪曲评论的报导。

此举彻底激怒了中国国民党政权。八月七日下午八时,曾经在蒋家王朝政治狱关了七年的《美丽岛》杂誌编辑委员陈博文及明辉印刷厂负责人杨裕荣,遭到蒋家王朝鹰犬的警总人员逮捕,以叛乱罪嫌移送军法处,《潮流》四十六期也全部被没收。这是继余登发后党外人士再一次的被捕。

八月十日,才出访美国没几天的陈婉真,前往纽约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办事处静坐绝食抗议。直到二十日,因痛恨办事处人员不肯出面接受抗议,开始拒绝饮水,至下午六点半昏迷,被警方送入医院而结束绝食抗议,前后共达十二天。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八月二十三日,中国国民党政权在美方压力下,接受《潮流》负责人吴哲朗出面说明后,陈博文、杨裕荣才被谕以二万元交保释放。

陈婉真在美国康复后,开始积极参与海外的独立建国运动,并与许信良等人在全美串连成立《台湾建国联合阵线》,成为黑名单,父亲过世都无法返家奔丧。

1988 年七月二十二日,被蒋政权阻绝于海外达九年的陈婉真以过期护照,瞒过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警卫,顺利登上新加坡航空班机返回台湾,却在通过台湾海关后被扛猪式抬出国门;成了台湾史上第一位被如此对待的女性黑名单人士,就公开的案例而言,也是第一位成功闯关进入台湾国门的黑名单人士。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1989 年四月七日,郑南榕自焚。郑南榕的丧礼在五月十九日举行,陈婉真再度闯关,并成功公开在丧礼仪式中现身,还大辣辣参加游行活动。五天后,她更带着爱子久哥举行记者会,公开说明她返台的意义和经过,把中国国民党特务机关搞得满脸全豆花。恼羞成怒的中国国民党政权,以《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第六条第一项『未经许可入境』罪名,同年六月二十六日起诉陈婉真,并判刑 5 个月。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1991 年李登辉主政期间,任用军头郝柏村,颁布国家统一纲领,她在台中成立《台湾建国运动组织》,以类革命式的行动展开建国运动,进行一连串的激烈抗争,郝柏村下令动员数千名镇暴部队强力包围该组织总部,后因李登辉唯恐发生更大暴动,要求收兵才和平落幕。

曾分别当选立法委员及国大代表,也曾在中国国民党执政县市担任过政务官的陈婉真,始终坚持建国理念不变,近年则致力于白色恐怖时代的口述历史,着书多本,也号召朋友成立全国性的《财团法人台湾转型正义协会》,希望以联合国人权两公约为法源,推动全民连署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

《马非白专栏》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被遗忘的历史】突破报禁的地下报纸《潮流》和奇女子陈婉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