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D生活播 >你是否也忘记了《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 >

你是否也忘记了《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

发布时间:2020-06-18作者: 阅读:(927)

你是否也忘记了《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

  「他很乖,可是乖有什幺用,又不能换成分数。他的成绩就是烂。」

  一对穿着光鲜亮丽又不失庄重典雅,看起来登对十足的夫妻,带着读小学四年级的小男孩,进到我的诊间。

  小男孩是他们的独生子。不过,站在这对璧人父母中,小男孩却显得突兀,因为他的身材,明显比同年龄的孩子还瘦小。

  小男孩削瘦的小脸蛋上,挂着一副几乎遮住大半脸颊的粗黑框眼镜。

  他的表情腼腆,双手不知所措地交错在一起,几乎快扭成麻花。

  父母抱怨小男孩自从上学以来,成绩始终很差,永远包办全班最后一名。

  在小学二年级时,他们曾经带小男孩去某个机构做过测验,结果带回来特殊教育老师这样的结论。

  「你们的孩子没有什幺问题。是你们夫妻俩的问题比较大。」

  这对夫妻自然很不服气。

  他们一个是博士,一个是硕士。高学历,收入丰硕,品味高尚。不过两人都彬彬有礼,并非气燄高张,惹人厌烦,穷得只剩下钱的类型。只是两人的工作都忙碌,他们确实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伴孩子。

  小男孩的头垂得很低。
  我问小男孩话,小男孩一定回答。但往往是我问一句,小男孩才回答一句。除此之外,小男孩完全没有多余的话了。
  而且小男孩的回答非常小声,我往往必须往前倾三十度,才能听到。
  我想小男孩的自信心明显已经被击碎成灰,所剩无几了。
  小男孩的兴趣是拼图和玩乐高。无论是拼图或堆乐高积木,他的速度都快得惊人。
  在提到小男孩爱的乐高时,他难得的多说了两句话。
  「我喜欢盖房子。我以后要当盖房子的人。」

  小男孩的困难是阅读文字。
  我告诉这一对父母,如果要教导像小男孩这样的孩子,必须大量倚靠图像,或者使用具体的事物来表达课本所要传达的抽象知识,不能单靠文字或只使用言语来描述,若是那样,小男孩会无法理解。
小男孩的父母都表示,他们没有时间。顶多是请家教,但家教也只能照传统的教法,而无法量身订製教学内容。

  除了看到小男孩对立体空间的敏锐,其实,我还看到一位心地柔软如棉、如新生婴儿颊上肉的孩子。

  小男孩在学校负责打扫公共区域。当同学一边扫,一边聊天时,小男孩总是埋头努力扫着,也是最后会把垃圾拿去倒的那一位。
  当有同学在教室里吐得满身秽物时,大家无不遮着嘴,掩着鼻,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小男孩自告奋勇,帮同学擦净衣物,还带同学到保健中心去,陪在同学身边。
  在校运会的时候,有人跑大队接力比赛,跑到扭伤了脚踝。个头矮小的小男孩,竟然撑扶着比他高一个头、壮半个身子的同学,一拐一拐地穿越整片大操场,到保健中心去。

  我听小男孩的母亲诉说着一个简直是好人好事代表,具备智仁勇童子军性格的孩子。

  但是,这些善事,并没有为小男孩博得友谊。
  小男孩愈是努力打扫公共区域,其他同学就愈是放手,让小男孩扫,而且还嘲笑他:「我们就让这个只会扫地的白癡,扫个痛快吧。」
  吐了满身的同学,在当下对小男孩道了谢。但是,隔天,当这位同学穿着一身洁净的制服来学校时,却对试图靠近他的小男孩,摆出鄙夷的表情,远远躲开。
  至于那一个扭伤脚踝的运动咖同学,更是直接告诉小男孩:「你这个笨蛋,不要以为你扶我去保健中心,我就会跟你做朋友。」
  到底是什幺原因,让明明善良、有同情心的孩子,却在学校被孤立,成为被欺凌、取笑的对象?

  小男孩母亲幽幽地说:「我想孩子成绩不好,所以才把他转到这所明星学校来就读。希望透过老师严格的教导,同学间互相的砥砺,可以把他的成绩拉上来。可是,好像完全没有用。
  我到学校接小孩时,永远有小朋友一看到我,就围上来说:『林妈妈,我这次月考,考四张一百分喔。你们林小毅永远都不会考一百分,他好笨喔。』你知道吗?我每天,是每天喔,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踏得进学校啊。我真的都没有脸去学校了。更不用讲,我那一群朋友,他们的孩子都很优秀,我根本不敢带我的小孩去聚会。他是很乖啦,可是乖有什幺用,又不能换成分数。他的成绩就是烂。」
  妈妈当着小男孩的面,如此数落小男孩,我着实吓了一跳。
  我连忙阻止妈妈再说下去,也希望父母能多抽出时间,了解孩子的困难,更要发掘他的长处。

  大约过了一年多,小男孩的妈妈自己一个人带着联络簿来找我。
  联络簿上,老师不再抱怨小男孩的成绩,但并非孩子的考试技巧进步了,而是有更让大人头痛、担心的事情发生。
  联络簿上,我看到的是一个每日黄腔滔滔的孩子。
  一下子老师写着:「今天对同学比中指。」隔天又是:「今天出口成『髒』,骂同学女性性器官。」
  小男孩的妈妈说她简直不敢相信。
  老师笔下的小孩与她在家里看到的,是同一个孩子。因为儿子在家里,从来不曾骂过髒话。
  我问母亲在家里有与孩子开诚布公谈性的机会吗?若没有,我请妈妈务必找出时间来与小男孩谈谈。
  不过,我所看到的另一个面向是,一个试图摆脱被嘲笑、霸凌命运的大孩子,在四面楚歌下,所想出来,即使被大人责罚,也必须要耍酷的一条存活之路。

  一别,又是三年。这一回,男孩和母亲一起前来。
  明显长高许多的孩子,脸上没有了稚气,更不再有惶惑不安的麻花手,取而代之的,是桀骜不驯的表情和交叉在胸前,透露着「不要管我」的一双手臂。
  我问了男孩近况,他还是用字简洁到彷彿语言根本是人间废物。
  他回答:「还好。」「还可以。」「不知道。」

  但男孩的母亲却焦虑的抱怨:「他交了坏朋友,也学人家抽菸。然后,放学就跟那一群没有家教的坏孩子厮混。你知道吗?他抽菸也就算了,顶多只是一直被学校记警告,这还只是小事一桩……
  但他竟然在朋友的怂恿下,到超商去偷东西,然后被抓到警察局去。我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再教他了。他已经把我的脸都丢光了。」
  接着,母亲抽泣到整张脸都埋在面纸里。
  男孩在一旁看母亲哭了,他脸上的线条柔软许多,也终于愿意多说一点话。
  男孩说:「你自己来国中读看看嘛。我如果不抽菸,如果不跟他们混,我有可能活着从国中毕业吗?」
  如此骇人听闻的抽菸、偷窃的理由,让男孩的母亲决定将孩子送出国去念书。
  可是,听说,也只不过读了一年,孩子还是回台湾了。

  我始终记得这个男孩。当我偶尔看到校园霸凌事件时,我便会想起他,想着这孩子不知道现在过得好吗。
  一直到数年后,男孩自己来看诊,我却差一点认不出他来。
  他染了一头金髮。双臂、双腿,布满刺青。
  我问他最近跟谁住,都在做什幺呢。
  他明显避重就轻地回答我。
  「没什幺。就跟一群朋友住在一起,打一点零工……」
  也许他已经忘了自己在长大后想当一个盖房子的人。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想,不知道下次什幺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等我再见到他时,我希望我能一眼就认出他来,认出他那一颗柔软如棉的心。

你是否也忘记了《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

书籍资讯

书名:《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李佳燕医师的亲子门诊》

作者:李佳燕

出版:宝瓶文化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