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D生活播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发布时间:2020-07-02作者: 阅读:(989)

在台上,他们是风靡全场的酷帅乐团,有粉丝愿意大清早绕过半个台湾听他们的演唱会;在台下,他们只是5个还在就学中的大男生(其中一个已经毕业了啦),感情超好、有属于自己团员间的笑点,他们就是「麋先生」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从11月抱抱节看完他们的表演后,妞编辑就瞬间成为小粉丝,知道这次要访问他们更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幸好麋先生贴心地帮妞编辑舒缓紧张的情绪,一起看看,他们在台上和台下有什幺不同吧!

成团4年的改变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从2012年成团至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也有4年时间,不晓得在这段时间麋先生最大的改变是什幺呢?麋先生说:「有变的应该就是认识我们的人变多了吧?心态上可能就是从一开始的『玩』乐团,到现在越玩越认真,但我觉得我们还是最一开始的麋先生。」

2度入围金曲奖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2014年,麋先生成为第25届金曲奖的黑马,一举夺下最佳乐团奖,2016年又再次入围。能两次入围音乐界的最高肯定,麋先生说:「之前那次得奖除了开心之外,还有种被吓到的感觉,但这次入围就有种久旱逢甘霖的味道,因为我们去年刚好经历创作的低潮期,而这次的入围当然就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鼓励。」

《野生》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才说着经历创作的低潮期,在2016年10月份时麋先生仍顺利地发了第三张专辑《野生》,在这张专辑里包含了大量与社会、童年有关的想法,麋先生说:「这张专辑名称虽然听起来像一个单词,但其实我们是想要分成两个部分:野、生。『野』其实代表着我们最初的毫不保留的野性跟野心;『生』就是我们在进入这个社会时,所体会到的一些生存法则,或是该遵守的规则。但其实这两个字『野生』也是可以合在一起的,刚好这两个字放在一起的话力量也是最大的,并不冲突。」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不过对成人世界的体悟能够多到写出一张专辑,难不成麋先生是遭遇过什幺打击、挫折吗?「其实这种现实就有点像游戏规则。你看小时候可能不会有那幺多的规範,一直到我们18岁后才需要负一些法律责任。其实你不能说它黑暗,但是和小时候的自由自在相比,这些法律其实是有点绑手绑脚的。而我们必须做的,就像我们专辑所传递的观念,你就是得在这样的环境下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那如果能重回小时候,麋先生的团员们又希望能做些什幺事呢?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妞编辑还一时口误,说成「不受法律规範的话…」,果然马上就让几个大男生想歪啦:「喔~那可能会很大条喔~」)

喆安:「我还是希望能够做音乐,把音乐学好。」

逸凡:「如果能回到小时候,希望自己能再更勇敢、更有主见一点,包括读书时做的一些决定等等…」

圣皓:「如果回小时候的话希望好好把握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因为小时候都比较喜欢和朋友在一起,但现在刚好反过来,身边都是朋友的时候反而会想要多陪陪家人!」

以诺:「我会把篮球好好练好…」(圣皓:「来不及了啦!」小B:「练不好了啦~」)

小B:「希望能多跟小孩出去玩吧~吵吵闹闹的,耍一些现在不能再耍的小任性吧~」(小B:「现在耍任性的话会被巴蕊吧!」)

动物的意象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只要是麋先生的死忠粉丝,都会发现麋先生的歌曲里常常会有类似动物的意象,不管是「野生」、「人类」、「马戏团」,甚至是麋先生的「麋」字都是和动物有关。「动物」对麋先生有什幺特别的意义吗?对于这个问题,麋先生愣了一下:「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不管是说话或是看待事情,都有一个独特的表达方式,那对我们来讲,我们就习惯会用到动物或是小朋友来比喻,我觉得这只是我们描述事情的方式啦~不是说我们真的特别对动物有某种感情之类的。但或许久了就真的成为麋先生的特色了吧!」

在〈野生游乐园〉中扮演的角色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在《野生》这一张专辑中,妞编辑最喜欢的就是〈野生游乐园〉这一首歌。将社会浓缩成游乐园的意象,有刚出社会的羊咩咩,有担任售票口的旁观者,那幺不晓得麋先生在这座游乐园里,会是扮演什幺角色呢?麋先生想了一下回答:「应该会是像售票员的角色吧?看着买票的观众来来去去,想他们会在里面做什幺事,会有点像旁观者的角色,观察、进而创作。但说不定长大了以后,我们的游乐园也会变得不一样吧?」

学业VS.事业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谈到未来发展,或许大家都不知道,麋先生这团体中有4人都还在念研究所,时常需要练团、演出的麋先生又是如何在工作与学业间取得平衡呢?麋先生话讲得很白:「因为研究所大部分都是跟老师一对一讨论,真的没时间的话就只好跟老师请假,但幸好老师大部分也都是圈内人,所以都还蛮支持我们的。」

如果没有了「麋先生」

妞编辑:「那要是没有麋先生这个团体的话,你们研究所毕业后,会从事什幺样的工作呢?」麋先生的各个成员几乎都是回答继续待在音乐圈,可能是製作人、可能会去当音乐老师,但都跟音乐有关,团员中只有以诺和小B回答和别人不一样!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以诺一开口就是:「我想要当水手!」(众人大惊「为什幺?」)以诺:「因为可以存很多钱啊,而且好像又不用做什幺事,搬搬货、与世隔绝的日子好像也蛮好的…就算不用交女朋友也没关係。」最后再补一枪:「但我不知道具体要干嘛!」(圣皓:「哈哈哈哈哈!!(大笑)你不觉得他很好笑吗?他就是这样好笑的啊,听他讲好像很猛但其实他不知道他要干嘛!」以诺:「我不知道我可以去查啊…」(无力反驳))

老家在台南的小B说:「我会回家去种田吧?养鸡、种田、画画、猪圈…我想要当个自给自足的农夫!然后跟邻居交换粮食这样…」(难道是想过以物易物的纯朴生活吗XD)

对表演害怕的事情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在现场表演有着超凡魅力的麋先生,居然对Live演唱也有害怕的事情?勇于在台上牺牲形象,演唱沈玉琳《我要找名人》的小B就自曝:「其实我有一点点人群恐惧症,看到人那幺多会有点怕,不要看我上次表演沈玉琳,其实我那时候超紧张的!」(圣皓:「但我反而是怕没人欸。」)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妞编辑:「那上次在抱抱节表演的时候咧?你们和观众的距离也很近,会害怕吗?」圣皓:「那次是我比较紧张,因为我重感冒、没声音。」圣皓你别怕!那天你唱超好的~

不希望成为一个很有距离感的摇滚团体

妞专访:有看过这幺搞笑的摇滚乐团吗?充满野生感的「麋先生」

只要有看过麋先生演唱会的粉丝,几乎各个一试成主顾。和粉丝们像朋友般的聊天、互动,甚至请粉丝上台表演,会不会这些梗都是Set好呢?麋先生:「没有喔~我们都不Set梗的,所以常常会失控!但其实我们觉得这样还蛮好的,因为我们喜欢和粉丝当好朋友、聊天,有时候表演完还有时间的话,我们还会多留一会和听众聊聊天、拍照,因为有很多粉丝都会愿意绕半个台湾来看我们表演,像抱抱节那天就有人是在活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在等我们了,我们真的都很感谢他们!」亲爱的粉丝们,听到了吗?能够被偶像记得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麋先生真是超暖男五枚!)

妞编辑这次的专访真的是被麋先生给帅到了...工作状态的他们是如此敬业、帅气,但一出镜头后又是如此放鬆。和麋先生相处后,发现他们就像是我们身边的大学同学一样,就如同他们所说的,「麋先生」不是一个会和粉丝保持遥远距离的摇滚乐团。

想和麋先生当朋友、聊聊天,发现他们私底下好笑的一面吗?1月22日三创生活园区 Clapper Studio和2月4日高雄驳二LIVE WAREHOUSE,专属麋先生的演唱会《WILD KIDS 野生集合场》和你不见不散喔!

採访编辑/河马

动态摄影/杨捷淞

平面摄影/韩爵蔚

视觉/Ice lee

剪辑/萧雅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