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D生活播 >AI人工智慧来袭 人类要如何自处? >

AI人工智慧来袭 人类要如何自处?

发布时间:2020-08-12作者: 阅读:(239)

◎蒋慕谷

在AlphaGo(阿尔法围棋)屡屡战胜各国的围棋高手之际,相关厂商无不大肆宣传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时代的来临;加上行动数据、高阶电脑、产业E化、巨量资料库的蓬勃发展,似乎宣告着人类即将面临又一波不亚于工业革命的产业剧变。

在工业化生产链取代传统手工的共同记忆下,各行各业的人对于未来,无不升起一丝疑虑,人类的智慧终将被这些超级电脑超越吗?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赖以为生的工作不仅是被能力更好的后起之秀取代,而是可能受到更有效率的人工智慧所威胁。

人工智慧研究演进
其实人工智慧并非突然产生,其由来已久,甚至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纪,拉蒙·柳利(Ramon Llull)提出计算理论之时。然而因为技术的限制,现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电脑,一直到廿世纪才产生。虽然较正式的人工智慧名称,始于1956年达特茅斯学院 (Dartmouth College,US),对于跳棋、代数、证明逻辑理论、语言的研究计画;然而以本质来说,人工智慧即是现代人每天使用的电脑的进阶版本,「他」的起源就是计算机理论。

人工智慧的研究是高度技术性和专业性的,而各分支领域都是深入又各不相通,且涉及範围极广,诸如:智慧搜寻、机器学习、逻辑程式设计、资料挖掘、人工神经网路、遗传演算法、自然语言处理、语言和图像理解、认知科学、机器人学等等。而这一切似乎奠基于 “0” and “1” 的机械语言,这个理论最早由艾伦·图灵(Alan Turing)所提出,藉以模拟人类的数学运算。随着电脑相关科技的蓬勃发展,电脑的能力已经超越了计算机,只要具有逻辑性的领域,似乎都能够交由电脑程式处理,而且愈来愈快速有效。

人工智慧大放异彩
虽然1970年代相关产业曾经遭遇人工智慧严冬(AI winter),但随着数位电脑、人工神经元技术等突破,以及中央处理器(Central Processing Unit)的瓶颈被克服,廿世纪末至廿一世纪的人工智慧开始大放异彩。

诸如1996年及1997年,IBM开发的超级电脑「深蓝」,于西洋棋对战中,胜出俄罗斯西洋棋棋手卡斯帕洛夫(虽然该电脑事后被迅速拆解);2010年代,机器学习于美国的电视智力竞赛节目《危险边缘》(Jeopardy!)的精彩表现;视讯游戏Xbox 360的3D运动感应介面;以及2016年电脑围棋软体AlphaGo对弈韩国职业九段棋士李世乭的胜出。这一切似乎应验了英特尔(Intel)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于1965年提出的摩尔定律(Moore’s law),他预计每18个月,晶片的效能将会提高一倍,然而另有一说认为:摩尔定律的极限将在2025年左右到来。

人类与人工智慧的本质相异
若尝试比较人类与人工智慧的本质与潜能,会发现两者在本质上有极大的差异,但在思考决策网路上却有着高度的相似性。

以人类来说,根据圣经纪载,上帝用尘土造人,因而有人换算过人体的组成,相当于「可製成900支铅笔的碳,6根1.2公分长的铁钉,足以载人飞上高山的氢气,以及可製成2000支火柴头的磷」,这与含有高量氧分子及矿物质的土壤雷同,除了两种元素例外:即可能已经藏在地面下千百年的碳,随着氧化散逸到上层大气中;以及地壳中含量仅次于氧的第二高之元素,随着岩石风化而进入土壤溶液中的硅盐。

更进一步来说,人类与电脑的记忆、学习模式也是同中有异。人类是透过经验学习,记忆可以分为短期与长期,储存于海马体、杏仁核等区块;而人工智慧则是透过仿造神经元运作的函数演算,藉由处理大量数据而学习,目前最快的超级电脑,是由中国(大陆)国家平行计算机工程中心研製的神威太湖之光 (Sunway TaihuLight),内部存储器容量为1.31PB (1 Petabyte = 250 bytes);而人类的脑容量经一些神经系统学家估算约为2 ~3 PB!由这点来说,人工智慧仍未臻成熟。

人类工作会被取代吗
人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究竟人类的工作、职业、生活有无被人工智慧或机器人取代的可能?较合理的推论应是:一部分。如同工业化并未使所有的人失业,虽然许多传统手工产业因此式微,却产生更多新兴产业,与人类生活的重大改变;正如同现代人很难体会几个世纪前,电力不普及的年代的生活;未来的世代,也可能认为我们这个世代,有着不可思议的生活模式。

其实人工智慧较有可能取代的工作性质是:较单调、重複性高、需耗费精神操作细部、环境恶劣的工作,但是不太可能完全脱离人类而做出决策。而下个世代的新兴行业,应该很多都脱离不了创意设计、程式设计,且都与人工智慧有某些程度的关联,正如同现在大多数人的生活、工作离不开电脑与智慧型手机。

再思生命的本质与意义
上帝创造人类,人类创造机器人(人工智慧),然而,这三者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且人类用以「创造」机器、电脑的一切资源,本存在于自然界之中;如同猿猴进化为人类的迷思,人工智慧进化为「超人类」的可能性,较大的可能只是电影情节,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罢!

然而,正因着人工智慧所引发关于「智慧」、「生命」、「灵魂」的论战,人们不得不再思生命的本质与意义,究竟人类的灵魂只是看不见的物质,随着身体的灭没而消失,还是超越时空一种真实存在的本体?那幺人类所创造的智慧,在有思考功能的同时,是否也产生了灵魂?若是,那岂不是说人可以经由物质创造灵魂?更进一步的问:是否只要有「输入」(input)与「输出」(output)就等同于生命的存在?那幺打字机、电话、三稜镜不就都有生命了吗?而看似「没有生命」的「东西」,例如:植物人、种子、鸡蛋,又该如何解释?

世世代代以来,圣经的话语不但没有随着时代的洪流被淘汰,反而愈发显出上帝的真实与可信。人工智慧似乎有着追求卓越与完美的诉求,但却缺乏对于「副作用」或附带效应的评估,正如工业化起始之时,没有预料到温室效应的剧变;而人工智慧对于「完美」的追求,也正好与生物多样性背道而驰,长远来说,未必无弊!人类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应该还是脱离不了需求与经济效益,人工智慧更有可能与各行各业结合,成为得力的助手,不太可能成为「无限进化」的脱缰野马。

神的儿女应该思索,上帝给个人的才干与使命,因为圣经说:「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託谁,就向谁多要。」(路加福音十二章48节),这样的才干交负,当然包括了创意的潜能与思考的运用。而这一切将在「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上帝」之时交帐。

所以A.I.来袭,不必过于担忧,而是要发挥创造力,将这股力量视为发展的助力与契机,毕竟人类在科技上所能达到的成就,也许远超过现代人的想像,人工智慧有可能成为绝佳的助手。例如:着名的梅约诊所透过自然语言处理与大数据分析,建置了专家辅助系统(MayoExpertAdvisor);棋赛方面,国际围棋联盟的秘书长李夏辰就认为,将来围棋棋士会藉助电脑来提升棋艺,从错误中学习。人类所创造出来的一切,人工智慧所衍生出来的责任与后果,最终还是由人类承担,正好比灵魂与原罪之不可分割,人类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自己,而圣经中已有解决之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